尼咩的誤傷

什麼誤傷,誤傷那麼多篇的喔......

鎖光光算了,反正也沒人看,不想管了。

新作《穿越是門學問》

http://www.popo.tw/books/578639

正在POPO網連載中,因為是參加比賽的文,暫時不方便在別的平台更新,歡迎有興趣的讀友移駕觀賞~XD


書籍簡介:


不是公主也不是美人,大學指考前一天,謝珂穿越成了六扇門的一名實習小捕快。

裝傻賣萌好不容易混過關,卻因為師兄師姐的案子而被拉去當臥底。


滅門血案中倖存的余二公子性情大轉,難道他也被穿越?

羅府大小姐反社會傾向好嚴重,會不會就是幕後凶手?

蕪童院裡時而呆萌痴傻、時而冷靜帥氣的阿冷,究竟是裝瘋賣傻還是雙重人格?


江湖一片腥風血雨,懸疑的凶殺血案到底是怎麼犯下的?

赤霄門與碧麟門的對立如何化解...

《冥冥》三、暗戀(10)

文/阿洗


  「鳳隱!」


   斑斑血跡濺在黑土上,許晨光失聲驚呼,焦急的扶住退了半步的鳳隱,就見到他肩膀附近竟多了五個血洞,以及尖叫甩著手跳開的女孩。

  沒想到居然是鳳隱替他擋下了女孩的攻擊,看著那本來會插到自己身上、枯黑尖銳的手指,許晨光嚇得面無血色。


   「別擔心,我沒事。」深呼吸幾口氣,鳳隱站直身體,沒拿長燈的手在白霧中悠悠一旋,憑空繞出了黑白交融、呈現煙霧狀的一團,便往自己肩膀傷處按了進去。

  在許晨光詫異的目光中,鳳隱身上的五個血洞緩緩縮減,不出片刻便復原如初,只剩下衣衫上的五道破損和血跡還印證著剛才所發生的事實。...


《冥冥》三、暗戀(6)

文/阿洗


  他想不起來自己是怎麼到了這裡的。

  單調漫長的走廊、水泥磨石子地板,看起來和記憶中的小學校園有點相似,但又有些說不上來的地方不太一樣,熟悉而又陌生。

  身上沒有錶也沒有手機,不知道已經走了多久,外面的夜空不見月色或星光,一片寂靜,連風聲和人車聲都聽不見,彷彿沒有盡頭的長廊上,只有自己鞋跟踏出的清晰回音。


   他依稀記得曾聽說過,人類在過於安靜的環境中會有無端的恐懼感,但卻沒想過有一天自己也會遇上。

  時間感被剝奪,空間感也錯置,他停住腳步制止自己再繼續走下去,抬起手抹了抹額頸邊的淋漓冷汗,大口呼吸,試著平復因為極度不安而過快的心跳。...


《冥冥》三、暗戀(1)

文/阿洗



  「哥,阿秀在等我們了。」


  那是一個周末假日,難得他們兄妹和巫秀月都不用加班,按耐許久的巫秀月於是提出要一起去鳳隱家拜訪的要求,與對方聯繫過後,許沉香便抓了哥哥來當司機。

  原本約好的女朋友臨時出差因而被放鴿子的許晨光,正好也想出去走走,緩解一下哀怨的心情,很爽快的就答應了。


  巫秀月住的地方在他們一起唸過的小學附近,開車到那裏的時候,校門口熱熱鬧鬧的,聚集了許多賣花或玩偶的攤販,經過校門口一看,才想起原來又是畢業的季節了。


  「原來是小學畢業典禮,好懷念啊!」許沉香望著外頭一片繁盛的景況,恬靜的笑著。

  那已經是離他們很遠很遠的時代...

《冥冥》間奏:鳳隱的日常(2)

文/阿洗


   妖魔鬼怪要出沒通常都是選在黑夜裡,雖然並非一定,但這似乎是一種潛規則了,無論如何,鳳隱也因此有了午睡的習慣,以便應付夜晚的忙碌。

  而且還是不管在哪都能睡。


  仗著有大黑在旁守護,只要有個能安穩靠著的地方,時間一到,鳳隱眼一閉就夢遊太虛去了,就算是在店門口讓客人等候時用的太師椅上也同樣。

  可是這天的午後似乎並不怎麼安穩。


  「誰?」被異常的觸碰給驚醒的鳳隱,下一刻卻馬上就想起自己前幾天來了個新室友:「阿痕?」


  「是我。」墨痕回應他,卻仍然緊抓著鳳隱的手掌。


  「你在幹嘛?」因為眼盲,自然也無法得知對方的舉動,只感覺到自...

[原創] 《冥冥》二、天機物化(2)

文/阿洗


  陸子犀有點無奈的帶著整群孩子在夜晚的路上走著。

  他只不過是出來吃晚餐……


  一群大人們看到有老師出現簡直如同救命稻草,口徑一致的決定由他帶著孩子們去加入協尋,他只好把機車停在阿弘家,跟著孩子們出來了。

  講是講協尋,但陸子犀怎麼樣都覺得,家長們根本是要他負責「蹓小孩」以免這些鬼靈精趁機添亂的意思。


  但望著跟其他男孩子一起高喊著妹妹名字、糾結著眉頭四處搜尋的阿弘,陸子犀暗自心疼又不捨。

  阿弘平日在學校是標準的熊孩子,不擅長念書、也常常漏寫功課,頑皮搗蛋欺負女生捉弄老師樣樣都來,可是一旦提起他...

[原創] 《冥冥》一、三宿緣(6)

文/阿洗


  清洗了手臉之後,許晨光用溫水擰了毛巾,來到妹妹的床邊,替她擦乾淨臉上的香灰,並且愛憐的撥開披散在她臉上的髮絲,看著那張蒼白憔悴的臉蛋,輕輕嘆了口氣。


  即使家人向來不提起,許晨光也知道自己的妹妹不平凡。


  小時候男孩子們總是頑皮胡鬧的,他也跟著狐朋狗友去過一些地方探險,有次闖進了一處廢墟,被成群野狗追趕著摔到溝渠裡去,溝渠太高又加上扭傷了腳,他爬不上去,只能在底下呼喊著。

  小伙伴們全走散了,他趴在溝渠兩旁蓋過自己的草叢內,在那樣偏僻的地方,無論怎麼大聲呼救都沒有人能聽得見。

  天色就這樣漸漸陰沉下來,不久便下起了雨,雨水匯集...

[原創] 《冥冥》一、三宿緣(3)

文/阿洗


  「呀啊啊!為什麼呀?」

  第三次跑出去後再次鬼打牆般回到石橋前,巫秀月終於忍不住慘叫出聲。

  也真虧她膽大包天,才三番兩次的發現眼前又出現石橋之後,馬上回頭再跑,可是這樣無限迴圈跑下去也不是辦法,除了那群東西越來越近之外根本毫無進展。


  慌張的左右張望,她靈光一閃。

  如果往橋墩下跑呢?


  有了主意後她也不再多想,腳步沒停的就從橋墩旁跳了下去,沒想到下方居然莫名橫亙了一根竹竿,直挺挺攔在她的路徑上。

  現在巫秀月就算用膝蓋也能猜到竹竿大概有問題,但土坡異常陡峭,她已經煞不住腳了!


  危急時刻,猛然有...

[原創] 《冥冥》引子

文/阿洗


  古有華胥氏,生女媧、伏羲,伏羲族氏出太昊、少典,風為姓、鳥為騰,又謂百鳥朝鳳,古字風通鳳,是為鳳姓得始。


  少典生黃帝、炎帝,為華夏共祖。

  炎帝之後姜墨如,見聞廣博,點禹以疏導之法治水,禹定水患,遂拜墨如為師。禹之子啟,開夏朝,敕封姜墨如之子姜胎初為孤竹國君,胎初尊父名為姓,世代傳為墨胎氏,簡文墨姓。


  傳說落定,歲月如逝,朝代更迭數千年,華夏大地上的各部氏族血乳交融、開枝散葉,然而無論走了多遠,即使心思相隔千里,遠祖所留存的古老記憶,仍深刻的雕篆在血脈之中……